6】寵物轉折

這天就是一場活生生的惡夢,我親生經歷的惡夢。

我在這夢裡哭著喊著卻否決不了自己噁心的模樣,我不是我──我已經是獸人控制手中的寵物。

自雙手滴落的鮮紅血液也無法遮去散落一地的鏡子裡照映的紫色,被眼淚模糊的雙眼還是只看的見紫色。

血也許不夠紅、也許不夠多。抓起尖銳的鏡片在雙手上割出更多的傷痕,瘋狂嗎??我沒有…是湧出的鮮血它帶著狂亂的秩序,只要讓紅色遮去滿眼噁心的紫色,瘋狂沒什麼!?痛又算什麼!?

因為我抹滅了這令我感到絕望厭惡的顏色啊!!

毛絨的大手過來抓住了我,一揮掌───

左臉被打的傷還腫著,右臉也歩上了同一條路。溫熱的淚水滑過臉頰是越來越多的劇痛………

獸人又抓起了我,但這次我將手中的鏡片刺向他,他一驚,原本要打我的那隻手用力地將我揮開,一頭撞上另一邊的牆。

這一撞,撞的我頭昏眼花只能趴在地上乾咳著,然後竟然嘔出了血。

看來很憤怒的獸人又將我抓了起來。

「別打了!別打了!打死人啦!!」飛拉站在獸人身後大呼小叫著。

謬爾將我從獸人手上拉開然後拉著他,走出這個房間。

「對…不起,沒想到…事情會這樣兒。」飛拉蹲下身子扶起只能躺在地上咳著的我,讓我坐在一片血色的地板。

「其實你的主人─伊司卡,本來是要讓我們來緩和一下你們之間的情況的,他知道你很排斥他和這裡,可是伊司卡在想了很多辦法之後,決定與我的主人討論怎麼辦。本來…他想讓你知道寵物和主人之間做些什麼,讓你有一點準備的…但…沒想到會這樣。」他不知從哪裡拿來白布,按在我出血的雙手,而我早已無力去阻止他的救助。

「我應該早一點叫謬爾阻止你跟伊司卡,可是……我剛剛…太舒服了,所以…….真的很抱歉。以後你就知道…為什麼會這麼舒服了啦!我說過…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材燒,下次不要再做這等傻事了!」

紅著臉的飛拉還是一樣喜歡一個勁地自言自語,早知道剛才我就給自己痛快的一刀,也不必再此刻剩一口氣,腦袋清楚地聽著他廢話。

『語不驚人死不休』總算是見識到了!

手臂上的傷口已被白布包紮好,地上滿遍的碎片還有散發腥味的血跡。

頭開始暈了,也開始聽不清楚飛拉聒噪的說話聲:「我知道你很難接受這裡,可是…身體髮膚授之父母,既然如此…你應該好好地珍重自己的身體呀!這樣…你老是這樣虐待自己,恐怕………」飛拉似乎是邊說邊掉眼淚,可我看不清。

為什麼要掉眼淚??是不是你也和我一樣…覺得受辱嗎?覺得……我這樣沒死成很可憐嗎??

「你別哭……我和我的父母一樣──」

「什麼??你聲音很小聲,你說什麼來著呀?」飛拉瞪著疑惑的淚眼看著我。

「我們都是基督徒,自殺是不可饒恕的罪名……所以,我沒有辦法!」

眼前的飛拉晃的更厲害,一個兩個…不停在增加的飛拉看不清楚了,也不知道自己的話能不能讓他聽見,眼前已是一片黑暗…….

「啊!你怎麼啦!別死呀!!謬爾說他會幫我想辦法勸勸伊司卡別再對你動粗的耶!!你可別這就掛了呀!!」

慢慢沉進黑暗的意識,還可是聽見飛拉緊張的說話聲……

但內容對我來說,不重要──

 

╬=╬=╬=╬=╬=╬=╬=╬=╬

 

因為自殺是不允許的,所以只好傷害自己才能確定…自己還沒有屈服在獸人的控制當中,還沒有在這荒謬的世界中瘋狂。

於是我總是在昏迷中醒來,一點也不驚訝又看見熟悉的天花板和已經躺習慣的吊床。。

也許這在別人眼裡是很傻的自虐,但若我此刻不在這裡而是原來的世界…我也不會這樣……也從來沒有放棄要逃離這裡,然而……..現在這個模樣,我還能回去嗎?

我還回的去嗎?

眼淚又流出了眼框,耳邊聽見一道嘆息。

眼角看到那人,不是別人─是那名聽說叫『伊司卡』的傢伙。可我一點也不想看見他,一見到他…我就噁心的想吐!

撇過頭用被子把頭蓋的緊緊地,同時也看見發出刺痛的雙手上整整齊齊纏好的白紗布。

該嘆氣的人不該是他,是這裡最大的受害者──我!

若不是他,我也不會遇見這些荒謬的事!也不該會是這付鬼模樣。

所以我寧可暗自哭泣也要跟他來個『眼不見為淨』!!連他接著捧來的熱湯一概拒絕!!

反正,那種無色無味的湯難喝的要死我早就不想喝了!我也不想待在這個地方,更不必求生存而進食。

是呀!喝或不喝…決定權一直都在於我。

所以,就算他再打我逼我喝下,我也決定──反抗到底!!

只是沒想到,我所以為的…獸人會氣的又是出手出腳的粗暴對我警告。但這樣的行為卻沒有發生……他只是將碗靠近我耐心地等著我開口。

而我,一直沒有開口喝下。他也沒有動怒…只是嘆聲離開。

就這樣??就只是這樣?!

他沒有動手打我,只是嘆聲離開??!

真不可思議……是他忍耐度變高了?還是如飛拉所說,謬爾的勸說真的有用,他不會再對我動粗??

呵哈哈──好可笑呀!

我用薄被掩住自己笑的發顫的身體,偷偷地嘲笑。

獸人不是人,再怎麼像人也依然是個野獸呀!

竟然妄想對一個人類做出高EQ的行為!!

哈哈哈───

 

╬=╬=╬=╬=╬=╬=╬=╬=╬

 

剛開始,我笑的出來……

可是這麼多天後,我一點也不覺得好笑。

獸人還是一樣忍耐著我的反抗,並沒有如我所想…那只是一時的假象。

相反的,每到吃飯的時間獸人不再將熱湯拿到我面前,而是放在桌上然後他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我不做聲響。

一幅再等待我挨不住餓,受不了誘惑走過去的狡猾樣子。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到目前為止…..還是我佔上風呵!

因為…我連正眼也不曾去瞧過他,更別說是接近那碗熱湯了!

不過是餓肚子而已,只要睡著了也就不會那麼難受。所以…我就在吊床上享受著沉迷在睡海中的每一刻,昏昏沉沉…清醒了就在睡、睡了便也不會感覺到飢餓。

反正,這個世界…沒有我感興趣的東西,我何必去浪費我的精神。

我要在睡夢中結束與獸人之間的拉拔戰。

是對他的恨意,讓我堅強的………

是對他的恨意,讓我不至於在這樣的遭遇中發瘋崩潰。

 

「喂喂!小真睡豬起床嚕!」臉頰被人用力的拍著。

真是的,才剛剛要去見周公,最近常常來找我的飛拉就搶走了周公的位置。

「你怎麼又來啦!」

難怪人人都說睡眠是最好的補品。

連續睡了幾天,我不只聲音恢復了連身體也覺得健康多,被打腫的雙頰也自然地消腫,手腕上的傷口癒合狀況也十分良好。

「我當然要來啦!我家主人跟你家主人出門去了,為了怕你又想不開…你家主人要我來陪著你呢!」飛拉坐在吊床旁,懷裡抱著軟枕笑的可愛。

看看四周,果真只有飛拉的存在。

「我沒事……」我才不稀罕一隻野獸的關心。

「沒事?聽說…小真你都不吃不喝,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沒事喔!」飛拉一臉懷疑,「你的主人很擔心你這樣子,真的!你別不相信…他這幾天都跑來找謬爾商量說。」

哼!我這樣對自己關他什麼事!

不過,這幾天獸人真的都跑去找飛拉他們嗎?昏昏沉沉的睡著…倒是沒什麼注意。

「他們…很熟嗎?」禁不住好奇問著飛拉。

「應該算是吧!他們好像是認識很久的朋友,我也不太清楚……雖然我在這裡有一段時間,可是也還是聽不太懂他們的話啦。」

「你…是怎麼來的??」我將一直想問的問題說出。

也許…他跟我一樣淒慘,失去了好幾位好朋友且遭受強暴。

「我??嗯…我只記得我那天好像是在上學的途中莫名其妙地昏倒了,然後醒來就在這個地方了。」

就這樣,原來…每一個獸人的打獵方法皆不相同!

說不定…我就是最糟糕的一個……

「你…不害怕嗎?你從沒想過要回去嗎??」我連著問了問題。

我不認為…這個看似樂觀的男孩,沒有經歷過我先前所遭遇的種種可佈情況。

「我…也害怕過、絕望過,可是……最後,我體會到在這裡我有了謬爾的照顧和寵愛,雖然…生活型態完全異於先前,但…至少比以前的生活好太多了。」飛拉低下了頭,帶著感嘆說著。「你…不習慣是自然的,因為你之前的生活安逸優渥,不像我……必須為生活打拼,有一頓沒一頓的,上學…是最大的奢侈!」

是這樣嗎?聽他這麼說…我竟感到迷惘。

我不能接受這裡的一切,真的是因為……我的不習慣!?

「你問我有沒有想過要回去…其實,我想過呀!只是……不能、不可能呀!」飛拉輕輕搖搖頭。

不能?不可能??

是什麼意思。

我聽不懂……可是我知道的──

「我想回去!」對著飛拉,我大聲的強調。

是的!我想回去!我要回去!!我一點也不想待在這裡啊!!

除非我瘋了!!

瞪大眼,飛拉一臉認真的看著我,語重心長地開口:「可是…我們這個樣子……回的去嗎?」

我們這個樣子回的去嗎??我們這個樣子回的去嗎??我們這個樣子回的去嗎………

這句話,不停地重複在我腦海…還有,飛拉一身的紅、一身被獸人裝飾的模樣,不斷….不斷地提醒著…………………我!

我同樣也是一付全身的紫呀!這付噁心的模樣…還回的去原來的樣子嗎??

真的回去了…有人能接受嗎?!

「不!!!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不甘心,我喊著內心深處的希望。

他不能剝奪我呀……

「小真你不要這樣,你別哭呀!」飛拉一把將我抱在他懷裡,我知道自己又軟弱地流出眼淚,我不想的……

但我還是在飛拉的懷裡歇斯底里的大哭著,飛拉似乎也跟著我一起哭了起來。

「嗚….你別這樣……很、很傷身的….嗚…嗚…害人家也想哭…….」飛拉緊緊地抱住我,一邊說一邊拍撫著我的背,而我感到肩頭一陣濕意。

「你…你哭什麼!你又不是我….那裡知道我的感受…嗚…….」我也用兩手緊緊地將他抱住。

「我…嗚嗚…我看你哭,我就想哭呀……..」整個人趴在我身上,飛拉委屈地大喊著。

「你、你無理取鬧啦!」

「你才是莫名其妙嗚嗚──」

就是這樣,也不知道最終的原因是什麼…我們兩個人就是奇怪地抱頭痛哭。

也許,是我最近睡太飽,沒事發洩吧!

沒多久,就聽見開門的聲音。

我帶著滿框的淚水抬頭看向門口,那是這間房子的主人和他的朋友回來了。

謬爾看見哭抱在一起的我們,額間明顯的皺起口裡不知在說著什麼。

他走近我們,將我懷裡哭的正是興頭的飛拉抱起塞進自己的懷中。

他嘴裡說著安撫的話,手部動作輕柔地拍著像是尋找依靠的孩子不斷蹭進他身上的飛拉。

「哇~~你不要管我啦~~嗚嗚……」飛拉用力地在謬爾身上抹眼淚鼻涕,一副可愛的撒嬌模樣。

看在眼裡,雖然不願這樣想但我還是不禁認為……『他不虧是前輩』。

「你不對我好一點…我就、就學小真給你看!!嗚~~~」飛拉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說著。

不只是我連謬爾也一同出現尷尬的表情。

這句話不就是意味著我…是個大大的壞榜樣………

真是的!關我什麼事了??

謬爾抱著飛拉和伊司卡交談了會兒便離去。

走出門前,還清楚聽見飛拉的最後一句話:「小真…你不要再哭了喔!好好照顧身體……你的主人很擔心喔──」

我的天!難道你就沒有在哭嗎??不知道是誰哭的最大聲…………

我汗顏的看著他們離去,也看見伊司卡向我走來。

瞪了他一眼,我躺回吊床調整個舒服的姿勢,將薄被蓋住整個人繼續我的回籠覺。

還未放鬆的細胞卻清楚感覺到獸人在我身旁坐下,全身寒毛又起。

絨毛的大手伸進我刻意營造的小空間中,在我還未來得及動作之下抓住了還綁著白紗的雙手。

「小真…………」

什麼!!

我整個人從吊床上彈起,不敢相信剛才我所聽見的聲音。

不是獸人世界裡聽不懂的語言,而是──中文。

生澀卻可以清楚聽懂的發音。

7】寵物決定【一】

現在是怎樣!?

是我聽錯還是真的…………..

我蹚目結舌地與獸人面對面相望,一時之間……很難消化他的用意。

但獸人並沒有繼續說話,反倒是伸出大手放到我臉上。整整大上我的手指一圈的指頭,磨蹭著我的眼窩上還未乾去的淚痕,力道輕柔的只令我感到搔癢感。

又在玩什麼把戲??莫名其妙──

從震愣中回神斜瞪他好幾眼,扭頭想擺脫他的手,卻沒想到那只獸手竟用力的將我拉向他──

「幹什麼──唔!!!」

他竟然將我的嘴強貼到他的大嘴上,而且還把厚熱的舌鑽進我的嘴裡!

「不!走開!!!」顧不得兩手還帶著傷我死命地將他推開,卻忘了自己是在無支撐力的吊床上,這一用力卻搖搖晃晃地從獸人的方向跌去。

「嗚!好痛──」

狼狽的跌下床撞進獸人那硬梆梆的胸口,額頭首當其衝痛的我眼淚都溢出眼角,而兩手上未癒合的傷口也因為他撕裂而劇痛。

獸人起身將我扶坐在柔軟的床榻上,捉起我兩手翻看著。

「看什麼看!還不是你害的!!」知道他聽不懂,我還是忍不住說著。

如意料中的獸人對我的話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專注地掀開白紗查看我的傷口,然後再出血的傷口擦著先前的白色藥膏。

「喂!不用你假好心,就算好了…只要我離不開這裡,我也會再製造一次……」瞪著同樣坐著卻還比自己高上一個頭的獸人,我冷言冷語自說著。

「你這個渾蛋野獸,我一輩子也會不會忘記是你殺了我的同學,是你讓我變成現在這個鬼樣子,全都是你害的!!

你最好不要妄想我會因為你的照顧而對你產生好印象,想都別想──我就是要絕食活活地餓死自己,就算餓不死…我也不會給你好臉色看!哼!!」

冷著臉,我劈哩啪啦地說出心中積了多天的怨氣,我想我是瘋了吧……

一下大哭、一下大罵,明知他聽不懂…還是罵的很爽快…….

反正,只要在這鬼地方待上一天,就多了一天可以發瘋的機會呵。

但是話也罵完了,口也渴…多天未進食,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繼續罵他,只能猛喘著氣,而習慣以睡為天的日子眼皮也開始重了。

「喂!你…放我回去好不好……」反正我是瘋了,就再多問他一句話。

但獸人還是一樣沒有反應,我無趣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看著他熟練地在兩手上纏上紗布,我也開始在心裡盤算等他纏完紗布就躺下去睡。

等他纏完後,我再也受不了的倒頭就睡,管他的。

不過獸人卻粗魯的一把將我塞進他懷裡,礙於我極度想睡又雙手帶傷…我放棄去跟他掙扎。

我睡我的他抱他的,我就當做被狗咬了算。

不過…今天的獸人行為有些怪異,他將手放到我的背上拍撫著,嘴裡還生澀地念著我的名字──「小真」

奇怪!我刺激過大裝瘋賣傻還說得來,那你又是怎樣!?

從頭到尾最慘的全都是我,你在那裝什麼可憐……

哼!難不成你在可憐我、心疼我嗎?!

開什麼玩笑!把我弄成這付模樣、又把我打來踹去的,然後現在才再這補救安撫,以為我這麼好說話……壞的可以忘記,好的我就會搖著尾巴??

哼!你等著…等我逮到機會……等我逮到機會……

一定要你後悔選上我!!

不過,現在先睡在說。

 

╬=╬=╬=╬=╬=╬=╬=╬=╬

 

但是睡醒後…後悔的人卻是我呀!!

因為我發覺自己竟可以在獸人的懷裡睡的死死地,一點也沒有排斥的反應。

我不僅是發瘋,還中邪了不成……竟依靠了一個恨死的物件!!

該死的!該死的!!真是恨死自己怎麼這麼不濟!!

但,一個人躺在床上邊生氣邊滾來滾去的,一點消氣的作用也沒有……….

而那個始作傭者自醒來後就沒有見著影,反倒是飛拉又來串門子了!

「小真,你今天氣色不錯喔~~我今天要去郊遊了,我們等會見喔!」

很神奇的…滿臉笑容的飛拉只丟下這句話,和來不及問清的我匆忙離去。

看來,飛拉真的很樂在其中。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如此呢??

真是令人好奇……

被他這麼一攪和好佳在我的睡意還沒消失,正想躺回去繼續睡卻發現一件令人氣結的慘事──

失禁了………掀開身上的被子意料中看見一片濕意。

奇怪!都不吃不喝了怎麼還會有東西可以出來!?見鬼了不是!!

真是可悲…我竟然要像個的廢人一樣,動不動就失禁……..

要是我回到原來的世界後,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可以治的好!?

這下實在不想動可是礙於那難聞的氣味,我只能摸著鼻子爬下吊床,並一腳將濕答答的被子踹的遠遠地,改窩在床榻上抱著一直放在床角落的軟軟長枕。

眼皮繼續重了起來……

唉………又想睡覺了。

記得以前我並不是這麼嗜睡的人,怎麼在這裡就是睡!睡!睡!!

睡的不知過了幾天幾夜,難不成是這裡的磁場問題??

挪了挪位置,讓躺在床上的自己可清楚望出床右側的窗戶。

外頭似乎是晴朗的好天氣,那清朗的藍色天空還有閃著金黃色陽光的綠葉。

有種在以往生活的都市中無法體驗到的閒暇感覺。

這清閒的時光下,睡意也漸漸濃厚………

可是,好冷。

沒有穿衣服,裸著睡在這樣的天氣下也是會覺得冷,但…被子髒了。

覺得好冷卻也好想睡……只好縮著身體窩在角落發抖著、被睡意支配著。

然而…我聽見開門的聲音。

努力的睜開眼,瞪著進門的獸人。

他看著我,我抓起那髒被子丟向他──

「爛人!都是你害的!!」

若不是他,我也不會這麼悽慘!!

可是我太生氣了,竟然將他罵高了!應該是獸不是人才對!!

他看了看掉在自己手中的被子,然後又看了看我。

「看屁啊!不是你害的難道是我自己啊!!」再次狠瞪他一眼後,便躺回床上懶的去面對他,眼不見為淨。

肚子餓,是會讓一個人有了壞脾氣的!

但沒想到…一件乾淨的薄被卻蓋到我身上。

不會是他吧……

我反射性地抬起頭看他,但獸人卻先我一歩抱起我。

他先將我身上的被子拉緊確定完完全全包住身體,而後抱著我走到左邊那扇高長的窗前鋪滿鬆軟棉枕的躺椅上坐著,把我圈在他的胸口前。

暖暖的體溫傳了過來,更是加速睡意的累積速度。

縱使我一點也不想接受他這般的呵護,卻依舊敵不過身體反應,很快地進入甜美的夢鄉中。

真是該死的再次對自己的沒用覺得可悲………

 

╬=╬=╬=╬=╬=╬=╬=╬=╬

 

直到睡意已盡,我才肯自足以令我後悔一天的睡夢中清醒。

但…卻看見一片昏黃帶紅的天空。

「哈!好命的傢伙醒來了!」是那聒噪的飛拉。

「怎麼又看見你!?」揉著酸澀的雙眼,對著正笑意滿臉的人說著。

不是我愛嫌他……

而是因為經歷了那些慘痛的事情後…腦子開始浮出防護網,對任何事物已經很難去接受………

雖然飛拉是這裡唯一可以說話的物件,但是…對他身處於這獸人世界卻泰然自若的態度,還是覺得不可思議的強烈反感!

「哼!你怎麼這樣說啊!我可是受人之託來陪你的呢!」飛拉噘起嘴巴,可能是因為他年紀尚小,又長的清秀的關係,做起這樣的表情還挺順眼的。

「你不是…去郊遊了?」沒有忘記他剛剛說的話,所以疑惑他的出現。

「是呀!我不是說我們等會見嗎?所以小真你現在在郊遊了呀!」他理所當然的說著,這到提醒了我──

我頭頂上是一片帶著白雲的藍色天空,坐的是綠油油的草地、眼前是一座水波粼粼清澈泛著綠光的湖泊。

…………

我剛才不是睡在小屋裡、睡在那獸人身上??怎麼一下子…就跑來這裡了?

「發什麼愣呀!來郊遊就快樂一點嘛!!」飛拉用著他雖瘦卻有力的手直拍著我的背。

雖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宛如世外桃源的地方,可是猜也知道是那伊司卡在我睡夢中將我抱過來的……

只是,他人呢??看了四周美麗如畫的風景,並沒有看見獸人。

「他們等會兒來,吶!這個給你嚐嚐」飛拉莫名其妙的說出我一點都不想看見的獸人行蹤,邊遞給我一顆裹著白色顆粒的紅色果子。

自然反應地收下,將那果子拿到眼前觀看…「我現在絕食中!」

沒錯,我沒有忘記自己正在絕食,正和獸人對決著一場亢長的冷戰。

那是飽受慘痛羞辱之事的我所做的無言的反抗。

這是我的機會……我要讓他後悔選上我作為寵物的機會!

我要讓他後悔……….雖然,肚子餓的滋味好不好受。

「你神經呀!這可是所有寵物食物最好吃的呢!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罵我神經!?看著一臉不相信且正大快朵頤的飛拉,我乾瞪著大眼不敢置信。

「這是原則問題!我可沒有騙你呀!我是真的在絕食抗議,抗議他為什麼要把我抓到這個地方?為什麼把我搞成這個樣子?為什───唔!」

一顆果子塞進我的嘴裡。

「吃吧!反正他又沒看見,他看見了就再絕食不就好了!」

飛拉不以為意的態度,令我覺得他是完全將我當成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看待!

但……嘴裡的果子滋味真的不錯………

咬著口感脆碎的果肉,那果液充滿嘴裡是酸甜適中的,美妙的滋味讓我不禁瞇起雙眼享受。

「好吃吧!再來幾顆~~~~~~」飛拉又塞了好幾顆到我嘴裡。

禁不住美味的誘惑,嘴巴難以控制的動了起來……….真的是難以控制!!

瞇起的雙眼更是因為可口的滋味更加緊閉,算了!就如同飛拉所說的…獸人又不在這裡,有沒有吃東西他又怎麼會知道呢!!

「我還要──」睜開享受的雙眼本再跟他要幾顆來,但──卻看見方才認為不在的獸人正站在我面前───

而我的嘴巴正張大著準備迎接果子,拿著果子的手也正好停在嘴巴前面,雙眼直瞪著走過來的獸人,不知道該動還是………………………..

「嘻!小真被抓包了!」飛拉掩著嘴一副看好戲的竊笑著,說著令人刺耳的風涼話。

將手中的果子狠狠地往他的頭上丟洩氣,其實如果可以……我身體有力氣的話早就一腳把他踹進湖了!!

「哎唷!怎麼這樣……….」飛拉裝可愛扁著嘴,「你惱羞成怒,臉都紅了啦!」

該死的傢伙!耍什麼嘴皮子!!我怒瞪著他,就算我臉紅才不是因為偷吃被抓到,而是根本就被他氣紅的嘛!!

氣死人了!!!

我咬牙切齒往飛拉身上撲了過去,沒有力氣打他,我咬~~~~~~~

誰叫他笑我又氣我!哼哼──

「哇~~~~痛痛痛!謬爾救我呀!!瘋狗咬人嚕!!」

飛拉被我整個人撲倒在草地上,我啃咬著他的手、肩膀,不過我也沒有多少力氣咬他,只能說是做做樣子不是存心咬痛他而已。

目的在於警告他以後不要在笑我了,但是他也太誇張了還大呼小叫什麼勁呀!?還叫著養他的獸人名字,難道那個獸人對他真有多大的重要。

既然說我是瘋狗!!好!那我就咬著不放看你想怎樣!!

「救人呀!!誰快來救救我呀~~~~」

飛拉一面亂叫一面使勁地想要擺脫我的糾纏,可是卻被我早了一歩將他整個人壓在草地上,我咬著他的肩膀不放,即使他雙手拼命地推著我,我也不鬆口。

看他以後還敢不敢誘惑我吃東西破壞我絕食畢大的決心!哼!!

我可是典型的有仇必報型的!

才剛打定主意嘴都還沒使勁……就覺得身子一輕讓被人抱在半空中,將我和飛拉分開的遠遠地。

「喂!你幹什麼啦!!」看見腰間粗大的獸臂知道是那個伊司卡把我們兩個人分離,我心中怒氣更盛兩手用力地打著那條手臂,「你幹什麼來破壞我的事啊!!還不放開我!!!」

「哇~~~~~他是個惡魔呀~~~咬的我好痛!!」還沒掙脫這隻手臂就聽見飛拉撒嬌誇張的指控。

抬頭一看,就看見他窩囊地縮在謬爾的胸前像個被婆婆凌虐的小媳婦哭哭啼啼的,真是難看死了!

連一點男人的尊嚴都沒有,是寵物當太久了不成!?

而謬爾倒是很樂意飛拉這樣撒嬌,一臉愉快的安慰著懷裡的飛拉,而且還做出對他身上被我咬出的齒痕吹氣的噁心模樣………

噁!看的我都沒力去對腰間的手臂做任何發洩的行為。

當謬爾搞定好那唯恐天下不亂的飛拉後他走近伊司卡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就帶這飛拉離開了,離開時還看見轉過頭的飛拉扮了得意的鬼臉。

嘖!小鬼!下次別讓我逮到整你的機會。

不過謬爾在伊司卡耳邊說的話,我想一定是什麼『好好教育你的寵物』等等之類的話,因為瞄了一眼伊司卡我看見的是一張嚴肅的表情。

哼呵!我才不怕他對我怎樣,最好是放棄我再找一個寵物,然後將我放回人類世界去!

正合我意!我可是高興都來不及呢!

可是沒有我期待中的事情發生,伊司卡只是將我塞進他的懷中兩手抱緊,然後在湖畔找尋一個位置後席地而坐,也讓我坐在他胸與雙腿雙臂圍成的小天地中。

說實在的…我沒有一次打從心底肯讓他像這樣抱著,不只是因為身體下意識的厭惡他也因為他身上的硬毛總是扎的裸著身體我很難受,我向前挪了挪些讓自己遠離獸人也順便將自己的雙腳泡進清澈冰涼的湖水裡。

獸人在確定我手臂上的傷口沒有問題之後,便開始玩起我的頭髮。

我無聊至極地用著小腿踢打著湖水,讓平靜的湖面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漣漪看著水面下的魚兒水草因此驚慌逃跑、因此隨波逐流,心中不禁感嘆……這樣的自然情境居住在城市一輩子也無法遇到也說不定。

而我…因為身後的獸人,遇見了。縱使非自願……

停下雙腳的擺動,我將多日沒有勇氣去面對的臉孔伸至湖面上,讓清澈見底的湖水照出已非原樣的自己。

還是以前那張看了十幾年的臉孔,不同的是皮膚過分白皙,還有一頭長及肩的紫髮……

非常驚訝自己對於這樣的改變,在兩次的看清後……竟從一開始的震驚、難以相信、恐慌絕望,沉澱成此刻的平靜,認命接受。

也許就像飛拉所說的…『不能、不可能』。我回不去了………這樣子的我,猜想著回去後也只是遭受嘲笑吧!??

或許……我只能、必須──留在這裡………………至老死、至永遠。

這樣子的心理建設從看見自己成了這副模樣後,就不停地從內心裡冒出,一天天地說服自己…

可我心有不甘,雖然死也不肯屈服在獸人的安排之下,卻沒有辦法去反抗他。

我不過是一個在獸人世界裡的人類,有什麼籌碼去對抗獸人的控制。

耳邊又聽見獸人用著僵硬的中文口音,低喚著我的名字想吸引我的注意,他的雙手正替我撥去身上剛才和飛拉在地上打滾時所沾上的草屑。

我任他去沒有其他的反應,即使對他近日來的呵護關懷感到疑惑,我也沒有問出口。

我知道原因不是語言上的問題,而是………我怕自己會因為他無時無刻的關懷呵護忘記了對他的仇恨。

我決定讓他後悔……而不是讓我後悔。

 

創作者介紹

ㄚ馨的悖德花園

pig8111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