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寵物決定【二】

痛!!頭又痛起來……….

我為何要為了這種事煩惱的頭痛呢!?煩死人了!!

撥開在身上摸來摸去的毛手,決定遠離獸人也遠離我的煩惱。

煩惱這麼多…又能改變什麼嗎??突然想起某天飛拉對我說過的一句話。

也許就像是他說的,煩惱再多也無益……只能挺直背去面對必須面對的現在了。

不過才剛站起來,就又被獸人塞回了他的胸口。

「喂!你幹什麼呀!?放開我!!」真是奇怪,怎麼老愛將我像個布偶一樣塞來塞去了?

獸人說了幾句還是聽不懂的話,然後輕鬆地抱起我,沿著湖岸邊走著。

「要去哪裡??我不要去我要回家!!」推打著他的胸膛,我百般不願卻依舊無法阻止力大如牛的獸人行動。

直到我氣喘如牛,只好認命地任他抱在懷裡。

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獸人走了不算小段的路程,不久後──在我眼前竟出現了一條房子密集排列熱鬧的街景,耳邊有著如同菜市場般的吆喝吵雜聲音,同時街道上還有不少攤子和人群。

天!難不成…這就是他們的菜市場??

從他的懷裡伸出頭來觀察路上的一切,有幾個獸人手上提著東西看起來的確像是在購物,並列在一旁的房子還設有明顯的招牌寫著奇奇怪怪的字,有幾個經過我們身旁的獸人還向伊司卡打招呼。

趴在伊司卡的肩上看著這一切,真的是令我訝異不已。

不過,他帶我來這裡做什麼?雙手的傷口都好的差不多了,應該不是要帶我去看醫生吧!

到底想幹嘛??

他依然故我的走在街道上,偶爾和迎面而來的其他獸人點頭寒喧,我則是抱著一顆不上不下的心,等著他下一個行動去解開此刻滿腦子的疑問。

仔細想想…他是交際花嗎?怎麼幾乎所有的獸人都認識他,搶著跟他打招呼呢??

「咦!!」眼角突然瞄到某個攤子上所擺的綠色東西。

那不是飛拉給我吃的又酸又脆的果子嗎?成堆擺在攤子上看起來似乎比方才吃的來的美味。

我嚥了嚥口水,不可否認的我對這個東西有極度的飢渴。

但是獸人的腳程之快讓我逐見看不見那個令我充滿興趣的攤子,怎麼辦!?好想……….吃。

啊!快看不見了!!

情急之下,我兩腿蹬著獸人的胸口死命地要脫離他的懷抱,獸人也許是嚇到了,來不及施出力道阻止我踏上地面。

順利地讓雙腳回到地面,我迫不及待的就想跑去那個攤子,可是獸人的手竟然快了一歩捉住了我的手。

「好痛喔!你放手啦!!」我痛的大叫,因為他用著極大的力氣握著我的手腕。

神經病!這麼用力想把我的傷口弄破!!

啊!他該不會是以為我要逃跑吧!!

可能就像我想的那樣,獸人霸道地又將我塞回他的懷裡。

哼!真是夠了!我要逃也會看天時地利人合的好不好!!

說的他聽不懂,所以我就用人類最古老的語言,比手畫腳。將他的頭往後扳再用手指了指那個攤子。

伊司卡他愣了一會然後回過頭來用手摸了摸我的頭頂,一副在稱讚我的樣子。

我當然知道他在表達什麼,不就是再說「很高興,你終於想通了。」

嘖!我承認我對那個果子上癮,可以吧!誰叫那個東西這麼好吃這麼對我的嘴。

絕食!

人…還是不要對自己過不去的好!!

「你到底要不要讓我去買!!」我沒好氣地撥開他的手,罵著他。

幸好這次他聽懂了,馬上將我放在地上轉向那個攤子後在我的手裡放了幾顆發亮的石頭,拍了拍我的肩膀。

而我當然連頭也不回的跑往攤子,好險下面的傷口已經好了,不然跑起來一定格外辛苦。

不過……沒有穿任何衣物跑在這有人走動的街道上,我還是第一次!真的有些奇怪…….變態到極點。

「我…我要這個!!」終於來到攤子前,雖然當我看見顧攤的是個有著金色色彩的人類和獸人有點傻眼,但基於飢渴的念頭我還是硬著頭皮開口了。

只是他們不知道懂不懂我的意思??

剛好在整理東西的人類抬起頭對我輕輕地微笑,他的肌膚一樣是白白的,小小的臉蛋看起來很可愛,配著他有些微捲的長髮看起來就像是個小女生。

當然沒有穿衣服的他從平坦的胸膛看來他真正的男人。

只是當他對我笑的時候…還是不自覺的臉就發熱了。

因為真的好可愛,尤其是那藍色的眼睛很特別………等等!我為什麼會對一個男人臉紅!?

在我問著自己間,他開口說話了,可是……竟然是我聽不懂的英文。

我尷尬的笑了笑,天──我英文爛死了。怎麼辦……想吃的東西就在眼前,可是………….怎麼跟他買??

而他身旁的獸人套句這裡的說法『他的主人』正虎視眈眈的瞪著我看,我有點不知所措。

「我……我……」他又對我笑了笑而且還是很可愛,我不好意思的將手中的石頭遞給他看,希望他能知道我想幹什麼。

結果,他竟然愣了愣然後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很奇怪嗎??我用著一樣的眼神回看他。

最後這可愛的傢伙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匆忙地收下石頭,然後他身後的獸人快速打包了兩大袋的果子塞給了我。

嗯…我有點知道他為什麼愣住了!因為這幾顆看起來不怎樣的石頭竟然可以換到這麼多的果子,說實在的我也很驚訝。

不過說起來我可是他們今天的大戶不是!

「謝啦!」禮貌的跟他們道謝,雖然有點不捨那個可愛的男孩但還是掉頭離開。

我承認我是捨不得再也看不到他這一點。

誰叫獸人這麼會挑寵物…挑的都是長相可愛的男孩子,即使我沒有同性戀的傾向也還是有欣賞美麗事物的興趣。

等等,我覺得自己怎麼開始習慣這裡的人事物呢??

一點都不排斥…..當真不想回去了嗎??突然地恍然大悟我停下腳步不知道是否該前進。

眼睛看向剛才伊司卡放我下來的地方,並沒有他的身影。

他去那兒?這是我不想去知道的事……因為這是一個好機會,我可以逃離這裡了!

趁他不在我身邊的此刻,我可以逃的遠遠的…等到他發現我不見後也來不及追我回來。

只要逃離這裡……我這身鬼模樣再想辦法去恢復。

眼睛再看看四週幾個零零星星逛著街的獸人,我緩緩地將腳跟往後移……..

「喔!好痛!!」

明明都算計好了,可是怎麼當我要轉身就跑時……面前出現了一堵牆讓我撞呢!!

「搞什麼!?這哪來的───」冒著金星的兩眼睜開後卻是看到一片金黃色的胸毛。

伊司卡…………………………該死!!揉著撞痛的鼻子,狠狠地瞪著他。

「你幹什麼躲在我後面讓我高興一下!!」狠狠地踹了他的腳洩氣。

沒事製造讓我逃跑的機會戲弄我是不是!!

伊司卡滿臉疑惑的挨了我不止一腳,隨後做勢要將我抱回他的胸口。

「走開啦!」將手上其中一包果子丟給他,讓他沒有機會可以碰我。

哼!下次…有機會我一定逃的走。

撇頭不去理會獸人,享受著剛才買到手新鮮多汁的果子,沒有多久……獸人靠近過來牽住我的手,將我往前拉著走。

無可奈何之下…我不甘願地跟著他走。

就像是在逛街一樣,他走的很慢,頭左右觀望著像是再找什麼似的。

不知道他在找什麼!?我跟在他身後邊吃著果子邊看著他猜測。算了!反正不關我的事──

最後…他停在一家招牌紅紅綠綠的房子前面,在回頭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後推開門牽著我走進去。

裡頭..安靜的好詭異,明明有很多獸人在選東西可是卻沒有想像中的吵雜,而且更詭異的是看不出來這間店賣什麼鬼東西。

這下換我左右觀看,但還沒來得及看明白就讓獸人給放到一間像沒有房門的小和室裡,然後他自己跑去挑東西。

有點莫名其妙的,獸人似乎……很興奮!?

搞什麼鬼!!瞪著離去的獸人怎麼也看不出所以然,只好坐在小房間的墊子上享受自己的果子。

嗯!?嚇了我一跳。我這才發現對面原來還有個人,什麼時候出現的呀?輕輕地對他一笑,同時打量著他。

靜靜坐在對面的他,整個身體都讓他那一頭長的不可思議的黑色長髮遮著,配著白白的肌膚像極了充滿京都氣息的大和美人。不過…如果再加上一對豐滿的胸部和令人流口水的和服那就更棒了。

實在捨不得將視線離開他,因為彷彿正低頭沉思的他看起來真的美的像是一幅畫,欣賞美的東西是人之常情。

獸人還真是外貌協會的色胚,竟都選些美麗的男人當寵物。

啊!他…他看我了。

也許是發現了我的視線,大和美人抬眼直勾勾地看著我,同時微微地對我彎腰點頭。

一時緊張,我也跟著向他彎腰。呼!他真的是日本人!!

當我抬起頭後看見他正將頭髮撥到身後,清楚地看見他漂亮完美的嚇人的胸、腰、腿………實在不像是男人的東西,而是一件藝術品。

唔!實在是太刺激,我趕緊掩住快要噴出鼻血的鼻子,連臉都燒的發熱起來。

媽呀!怎麼…怎麼會有這麼致命的男人。

大和美人從沒有離開那雙直勾著我明亮的雙眼,也許是看見我的誇張的反應,呵的笑出聲。

這一笑,我的臉也更是火熱。實在是不好意思地低下頭,裝模作樣地吃著手上的果子。

真是的!怎麼今天一連兩次對男人臉紅?!!奇怪……一定是跟那個獸人生活太久,腦袋都秀逗了!!

不行不行!再不離開這裡只怕我會越來越奇怪,跟著這些獸人一起變態起來!

不過…….把頭髮留的像大和美人一樣長的嚇人其實也不錯……沒有衣服穿還可以以此來遮身體呢!!

為了不去看對面誘人的身體,我一邊亂七八糟地想一邊拼命地吃著果子,卻是越吃越順口。

突然我的上方被一片黑影遮住,抬起頭來……有撮黑髮落到我的臉上。

啊…啊──啊啊!!是、是大和美人。他…他什麼時候靠的這麼過來!??

那麼美麗的臉龐……這麼貼近…

嗚──不不不──不行!!我快受不了了!!!!

「啊啊──」他、他──怎麼抓著我下、下面的…….「放、放手啦!!都壞了你還想怎樣──!!」

我拼命的拉開他的手離開我的寶貝,可是他卻絲毫不為所動,反倒是我被他壓上來的身體推倒。

手中的果子散落在地板上,他的頭埋進我的肩膀,我感覺到他竟然咬著我的耳垂,他的長髮整個散落在我的臉旁,鼻間嗅到自他身上散發出的香氣。

「你開始發情了喔!吃了這麼多催情用的果子,是不是想誘惑我……嗯??」他低沉的聲音傳進我耳朵裡,整個頭皮都發麻起來。

除此之外他那隻變態的手竟然開始玩起我的寶貝袋,又揉又捏。

天!爲什麼我不是被獸人騎就是被男人壓!!!更慘的是……這個男人的手技巧好到…令人全身發熱起了雞皮疙瘩。

「你真可愛……尤其是這裡小的真巧!」他邊說邊用手指劃著佈滿齒痕的那一根寶貝。

「才、才不小!!」我抗議著…因為至少我很滿意這個大小,不過…我卻發現那原本以為已經廢掉的東西竟然因為他的碰觸開始勃起。

這是什麼情形!!?我簡直快哭了。

「呵!至少對嚐過這些獸人的東西我來說,小太多了……」他還是壞心的說著變態到不行的事,手上已經沾滿了我被他所擠出來的戰利品,濕黏的聲音簡直快令我羞恥的掉下眼淚。

突然他整個人從我身上飛起……不!是被一名獸人給抱起了。

被抱在獸人懷裡背對我的他,露出了他脖子上的黑色項圈、股間也有一條從身前延伸的鐵鍊,鎖著只露出粗碩尾端在外頭的粗柱。

那個獸人同時還狠狠地瞪著我看,充滿寒冷的敵意。

看什麼!!我是被壓的那一個耶!!

「真可惜,你馬上就要裝上擴張器了,這樣以後就不能跟你玩這種遊戲。呵呵──」他整個人舒適地倚在那名獸人的懷裡,轉過頭壞心地笑說。

「你!你、你──」我又羞又怒地說不出一整句話,只能看著他離去,但還是慶幸自己得以脫離他的惡搞。

只是,連躺著都可以看見自己翹的高高地下面,我知道….大問題在後頭。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只是指那個變態的大和美女,連我的身體也是莫名其妙。

我的寶貝竟然因為他的挑逗勃起,而且再沒有他的手撫弄下卻還是不停的冒著奇怪的透明液體,流的我整個屁股都是!

更糟糕的…我沒有一絲力氣從地板上起身,整個身體軟在上頭。體內有一把被點燃的火把正劇烈的悶燒著,燒的我不停地難過落淚整個身體都不像是自己,無法控制。

「嗚……嗚…好熱……」我不斷地哭著,簡直難過的快死掉了。

頭像是一把火燃燒著,身體裡一股強大的搔癢感即使摩擦著坐墊也無法消去。

終於,有一雙冰涼的手碰了我。

熱的受不了我忍不住整個人纏上那雙手,冰冰涼涼還有無數輕揉的毛髮刮搔著變的無比敏感的肌膚,舒服地不想讓他離開。

「好熱!好熱!救、救我!」根本就無法思考整個腦袋只想拼命的纏住這個物體,拼命的向他求救。

在這個物體主動的將我抱進懷裡時,我的身體簡直高興的快尖叫。

即使…在我看見這個物體有著那位恨死的伊司卡的頭時……我還是無法抗拒身體對他湧出的數億渴望。

以致於對他提在手上…我如果仔細看一定會尖叫的東西也沒有任何興趣。

8】寵物裝扮

身體誇張的完全沒有排斥感、噁吐的感覺,只有不停衝出身體的渴求。

像顆火球般燃燒的身體拼命的貼在獸人的身體上磨蹭不停,他身上遍佈的硬毛刮搔著我變得敏感的皮膚,激起全身強烈的舒麻快感。

舒服的令我痛哭起來。

「快、快幫我………好難過!」我就像是個蕩婦無恥的渴求他,在他身上詢求讓自己舒服的方法,完全不在意這個地方還有其他的人存在。

而當獸人將我扛在肩上時,我更是不能自己的翹起屁股將腫脹的寶貝往他的肩膀上用力的磨,還因為上頭的硬毛令我太過舒服無法停止,將不停流出的液體留在上面。

獸人的身體竟見鬼的讓我享受到快感,還強烈到令我無法思考,以致於再被丟上熟悉到不行的床上時我才發現他已經將帶回他的房子。

我趴在床上喘著氣…腦子裡除了想要從這一片極度渴望的情形中得到滿足以外,什麼也無法思考。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趴著的身體被他轉了過來,雙腳也被他粗魯分開,他粗大的手指沾著粉紅色的東西移到股間。

「啊啊──!!」我尖叫著,因為他冰涼的手指竟塞進了我的…我的......後、後──面的──!!!

原本炙熱的地方因為他的侵入竟然更加的發熱,加上那粉紅色液體的幫助,他更是輕易地進入腸道深處,而且連我自己都無法控制的死命地吸住那隻手指,加上他又進又出的撥弄之下,簡直點燃了我身體上另一處火花。

「嗚!不…不要這麼快──」獸人加快了進出的速度,一波波劇烈的舒麻感簡直無法令人承受,我只能兩手揪住舖在床上的被單,哭的不停難受地抖著身體喘大氣。

「啊啊!!!」他…他竟然將整隻手指直接埋進我的身體裡靜止不動!!

實在無法忍受這種不上不下的刺激,就像是哽在喉中的魚刺一樣令人難受。我伸出一手抓住他的手臂催促他再動,腰也扭動著。

我瘋了……我無法去控制自己身體上的需要。

穴口的肌肉正拼命的咬著那指頭,不只要更深入、還要更快速的摩擦,我要那種令人上癮的刺激快感。

但他沒有…他沒有順從我的意思,反而用另一手將我的右腿抬上了他的肩膀,然後用他那一指埋在我體內的那一手托高我的臀部,將我自始自終沒有停止流著液體的寶貝根含進他的嘴裡。

「唔──!!」曾經以為已經廢掉的東西,現在卻脆弱的被一團熱包圍住,那裡同時更有股觸電般的感覺從那裡直竄全身。

我更可以感覺到…獸人他不只是含著而已他還用口中的利牙,磨著上頭的肌膚。他的手同時配合著開始不斷地在腸道中進行滑動,摩擦著越來越敏感的腸璧,殘忍的並不是只有一指而已,他又塞進一指…又一指……………全都順利滑進我的體內。我被他吐出嘴外的寶貝正被他用舌頭舔劃著,從根部的袋子到頂端的凹溝沒有一處被他放過。

耳邊聽見的全是下身所發出的濕糊水聲,是我的身體發出的無恥聲音。可是我卻沒有任何想停下來的意願,我的理智早已經被身體內的慾火燃燒殆盡。

我也已經無法知道有多少個手指在腸道裡,因為那裡已經被撐的滿滿地只有又痛又漲的灼熱感,但是只要他一動就有無限的酥癢。

除了酥癢,還有想要更多的空虛…………

快速出入的手指不停地觸碰到腸道裡敏感的某點,只要一被觸碰就跟寶貝被撫摸一樣激起一道電擊,整個身體因此而劇烈發抖為它興奮,眼淚跟著狂掉。

「不、不要再──!!」有股力量正急速想從我的寶貝口裡衝出,我的雙手緊緊地抓住床上的枕頭。

根本就沒有機會去阻止那些手指的進攻,受到刺激的地方反應出的電擊讓我的寶貝射精了!

而且就射在獸人的嘴中,一滴不露。我瞪大哭的視線模糊的眼睛看著獸人,他也看著我…有一點震驚。

解放的快感並沒有消去我身體裡的慾火,反而因為解放更加猛烈,我又開始喘著大氣,眼淚又流的更猛,沒有辦法再瞪著反應莫名其妙的獸人。

更加扭動著渴望的身體磨蹭著他的皮毛,穴口處的肌肉也努力吸引他的手指往裡頭進去,整個人都靠在他的身上。

「快一點…快一點!!」我發瘋的拼命催促他,即使我知道我會後悔但脆弱的理智已經崩潰,說什麼也無力阻止。

獸人讓我的身體躺回床上腳從他的肩膀放下,他在我體內的手指卻不再進出而是撐大我的腸道,他的嘴則含住我的乳頭不斷地吸吮。另一種快感舒服的又使我的寶貝挺了起來,我抓著枕頭的手因為挨著流走全身的快感無法放開,嘴喘著氣也不停的發出無恥的呻吟。

獸人卻突然撤出我體內的手指,頓時失去的空虛感使我的眼淚掉的更厲害,我起身想抓回他的手卻讓他一把推回床板。

「不要…不要走……….進、進來!!」我捱不過身體的需要不知廉恥求著他。

沒錯!我現在只是一隻被慾望支配的野獸。只想擺脫想交配的慾念──

獸人不為所動,兩手用力扳開我的雙腿,他龐大的身體壓在我身上,嘴移上我的嘴邊用著舌頭舔著。

「唔…不要舔我…..快給我…快給我………嗯啊!!」

突然地,一柱粗大的東西刺入我的穴口,直直地塞進腸道深處,沒有一丁點的痛感,只有粗大的物體磨擦而過的刺激比起獸人的手指還要強烈的令我發抖。

我無法自拔地拼命尖叫,因為太過舒服……眼淚也跟著狂落。

「嗯啊!!啊──啊──!!」他不停地在我體內沖撞著,速度快的就像是要將我搗碎一樣,可是我卻自然地弓起身體迎接著他,配合他的動作。

那粗大的東西快速地摩擦著腸璧,一道道電擊般的舒麻快感從他的撞擊中激出,我的身體……興奮的不停抽蓄收縮著他在我體內不斷漲大的東西,被進入的地方已經發著羞恥的濕水聲,就跟女人一樣………

「嗚!不、不要了………太快了!啊啊──」

求饒卻沒有用,他繼續地進出我的身體,變的越來越大…速度沒有減慢…..就像是快要撐裂撞壞我的腸子。可是,我卻也因他的衝擊得到了更多…更多的快感,已經快要爆發………那寶貝已經大的快要併發………

「啊!!」我不行了……已經出來了!!

眼前一片白光,我翹高的寶貝已經併射出黏稠的液體,應該是全都沾上獸人的腹部,而我更可以感覺到穴口因為這股高潮激烈的收縮,更厲害的咬著獸人的東西。

全身因為高潮發軟無力躺在床上繼續承受他的進出,我和他兩人皆喘著大氣,更可以感覺到他幾乎………也快要……

不!他要射在我身體裡!!?不,不要──

沒有離開意思的獸人,將埋進腸道理的粗大進入的更深!

「呀啊啊啊───」快的我來不及阻止,一道激流衝入我體內。

獸人……將他的精液……射入我的腸道裡…………

可是獸人的折磨卻還沒停止──

他發洩過的粗大一點也沒有消弱的現象,就著還在體內的姿勢他兩手握住我的腰,一把將我抱靠在他的身上。

身子一直立,重量全都集中在下方被進入的地方,將那含在體內的東西吞的更進去,「啊!好痛!好痛………..!」

粗大的東西毫不留情地繼續深進,不斷被撐裂的腸道裡的濕液讓他更順利的進去,沒有先前的酥麻感只有一陣陣疼痛伴隨而出。

「不、不要…不要再進去了!!」他兩手緊抓著我的腰,不停地往下壓──

全身因為剛才的高潮虛軟無力,根本無法抵抗他的進入,眼睛害怕地緊閉著不敢去看,雙手緊抓獸人的肩膀忍著下方不斷進入的壓迫感,進入體內的粗大隨著壓下的身體越來越深入,腸道幾乎也被逐漸漲大的東西撐的越來越寬,然後粗大深進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整個腸道已被他埋的滿滿地…又痛又漲。

「啊!!好痛!好痛!!!」說不定、說不定這才是獸人真正的大小。

已經到了身體所能接受的極限,被撕裂的痛,痛的我縮著身體在獸人胸前發抖,強忍著痛和……逐漸從交合處興起的一絲絲快感。

可是獸人所給予的折磨還沒有結束……獸人動了體內的粗大──

「啊啊!!不、不要動!!」還沒適應體內的漲痛感,獸人開始劇烈抽動著體內的粗大。

他用著比上一次還要快又急的速度由下而上頂撞著我的腸道,將他的粗大埋入一個深處又抽出,刨出許多留在腸道沒有容納的地方過多的濕液,噗滋噗滋的聲音、還有液體滴落在床板上的聲音,不停地傳進耳裡令人羞恥。

「啊!太、太快了──!!」被頂進的速度撞擊的頭暈目眩,可是伴隨著頂進抽出的強烈快感又令身體舒服的發顫,口中求饒的口氣就像是歡愉的呻吟。

獸人依舊維持著他的速度──

不!不行….快、快要──

緊抓在他肩膀上的兩手,趕緊抓著下身的寶貝分身。剛才…下身一股強烈的狂浪衝到從頭到尾腫脹高翹不停留著濕液的寶貝上,有樣東西就要衝出頂上的開口!

那是一股比前幾次都還要強烈的浪潮!

「啊、啊───」

開、開什麼玩笑!!只是、只是被進去而已…沒有任何的撫摸,竟然──竟然想要射了!!

那不是…那不是已經廢掉了嗎??死命緊閉著眼睛忍著一波波解放的高潮。

然後是拼命的用手抓著寶貝,用力過猛寶貝是又疼又麻,可是卻一點也沒有減少射精感!被衝撞的後面竟因為自己的忍耐緊縮了起來,緊緊吸著外侵的粗大。

「啊…嗯啊……嗯!!」快感讓身體自然反應的緊吸是造成令我更難抑制的高潮,顫得更厲害的寶貝分身都快抓不住了。

然而獸人也在同時發出難受的低吼,他一手抓著我的腰控制著隨他的頂進將我壓下,一手要撥開我抓著分身的兩手。

「不!不要!!嗯啊啊──!」本要推開他的手卻被他突然在乳頭上開始啃咬的嘴,過度舒麻的刺激下失去反抗的力氣,猛瞪大眼看著下身失去防護的分身被獸人佔據。

他的舌根與牙齒分別交換舔著咬著兩邊的乳頭,更是刺激著冒出更多液體的分身,沾濕他撫摸抽動的手掌,而隨著他的手抽動在濕潤的分身所發出的水聲更和後面被侵入的聲音同時傳到耳邊,加劇聽覺上的刺激。

分身已經腫脹到不行……

不!不───失去可以緊抓著東西的手攀上獸人的肩膀,緊緊纏著。

「嗯啊……啊啊──」

身體一個劇烈顫抖挺起了狂浪衝擊的下半身,我射出來了……還舒服的發出呻吟。

後穴因為前方的高潮更是將頂進的粗大吸的更緊,耳邊可以聽見獸人類似舒服的低喝。

他更是撞的用力又加快──

「啊!不──」不行了……

發洩過後整個身體更加虛軟無力倒在獸人的胸前,承受著他的劇烈的頂撞,難受又不得不接受的強烈快感充斥在腦中…一陣暈眩捲了過來。

「嗯嗯……….」第二次………獸人將他的精液射進我的身體裡面。

在閉上眼前……我感到體內那股灼熱的液體在流動著……….

 

╬=╬=╬=╬=╬=╬=╬=╬=╬

 

「小…真……..」

低低的聲音不停地叫著我,可是身體好痛好酸…眼睛好澀,我不想醒來。

但那個聲音還是不肯停,我想伸手去拍掉這個討厭的聲音,可是手卻重的抬不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有點害怕的想要出聲問人….可是聲音卻一點力量都沒有像是呻吟一樣無力。

在我不知所錯的時候……我被抱了起來放到一個帶點刺磨感的溫暖地方,靠著這個地方…更是開始濃重睡意。

但是有個東西…把我的兩腿分的開開的,我根本沒有力氣去阻止。

然後……..我清楚感覺得到可能已經被獸人撐裂的後穴,被塞進一個東西!

沒有任何的疼痛,滑濕的腸道讓它很順利的進去。

「嗯嗯──」我晃動著同樣沉重的頭,那種被填滿的感覺…我從來沒有喜歡過。

可是現在我卻一點力量都沒有,無法去反抗連睜開眼睛都沒辦法。

那樣東西進到獸人達到過的地方然後停住了,沒有前進也沒有退出…….後穴開始吸著這個東西…也許是慢慢地在適應它。

「嗯啊…啊──」怎麼……我的跨間突然在此刻冒出一股濕答答的感覺?而且…..非常非常的舒服。

這是我的身體嗎?

濃厚的睡意又捲進大腦裡,我沒來得及弄清楚就在這溫暖的地方昏睡過去。

 

╬=╬=╬=╬=╬=╬=╬=╬=╬

 

「小真──快醒來喔!」

「小真!你快變成豬啦!!」

「小真唷~~~~~~~~~~~」

誰……好吵!皺起眉頭,那不斷在耳邊呼叫的聲音吵的我無法睡沉,不得不睜開眼睛看看這個聲音的主人。

酸澀的眼睛睜開後……看到的是一個即使身體再累再難受也會憤怒的發抖的人。

「哈!小真你終於醒啦!我等你好久了喔~~~無聊死了!對了…..聽說你昨──啊!好痛喔!!!」

那個從我睜眼看著他後就一直劈哩啪拉說話的傢伙,被我突然的起身狠狠的用枕頭打了好幾下。

就是他……他拿了什麼果子給我吃………害我…害我───

氣死人呀!

「哇~~~小真有起床氣也不能這樣打我嘛~~~」飛拉嘟著嘴搶下身體還酸痛著沒多少力氣的我手上的枕頭。

「你、你、你、你───」手上可以攻擊的東西被搶走,全身力氣用盡似的我只能攤在躺著的吊床上怒指著他,卻不知該如何抱怨他的過錯…害的我……昨晚被……被………….=.=

「我??呵呵─」他詭異的笑了笑,「昨晚你們好像….做了一件很辛苦的事喔!而且………是因為我對吧!!」

「你、你知道!?」我咬牙切齒的瞪著他,「你……如果不是你拿那個果子給我吃,我也就不會─不會──」

「不會怎樣呢??」他爭著無辜的大眼看著我,但是嘴巴卻笑的更詭異。

「我…我就不會誤入歧途……不知道那個果子跟春藥一樣糊裡糊塗的吃了一堆,然後……然後…………….」

「然後被你家的伊司卡好好疼愛是吧!!你不用說我也知道,看你一副軟趴趴的樣子就知道啦!還有~~~~哇!!你怎麼又打我!!」

我使出渾身僅有的力氣一拳巴在他的腦殼上,實在是氣不過!!

尤其是更氣自己竟然在慾火難耐之下任由獸人姿意玩弄,還一副……一副很舒服的樣子………明明應該要反抗卻頻頻要求,想到昨晚的淫蕩不已的自己,簡直想一頭撞死算了!

「真是的……昨天做了一整晚還欲求不滿………又不是人家害你沒有求滿的!」

飛拉還是一臉無辜的樣子,我的怒氣可是一點沒有消下去反而劇增!

始作俑者不是他是誰!

不對……就我誤食果子一事來說,若不是他拿給我那個有問題的果子….我也不會──

「哇~~~~小真!你不要太激動呀!」

我死命的爬下吊床準備找坐在前面的這傢伙算帳消氣,可是…….當我一移動酸痛的要死的四肢時──

啊……怎麼…怎麼屁股裡還有似乎放著東西的感覺??難道是因為昨天……被做太多次的關係??

伸手摸向那個帶著刺痛的地方,摸到的卻是一個放在穴口的…硬物!!?

這是什麼東西!?我不敢相信….瞪大眼往後一瞧,卻有清脆的鍊子聲似乎從脖子上傳來的…….我低頭一看──

天!!!這是什麼──

震驚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模樣,再看看眼前的飛拉身上同樣的模樣。

頸上掛著紫色的皮圈,皮圈的前方扣著鐵製的鎖鏈順著胸膛下扣到裹著生殖器的紫色皮環上……..就跟飛拉一樣戴著同樣的東西。

股間………的東西,和身上穿戴的東西──

「不…怎麼會這樣──」我震驚不已,簡直無法相信自己就跟這裡所有的人類一樣,被弄上的同樣的東西。

「小真,這就是所謂的寵物裝扮……這些東西是一種辨識。」飛拉一臉認真的看著我震驚過度的反應,一面用著解說的語氣說著。

「你說……寵物裝扮??」

飛拉毫不猶豫的點頭,那種沒有嬉笑的態度認真的讓我不得不去相信這個事實。

這就是獸人間接宣告我就是他的所有物品、親手調教過的意思嗎??

開…什麼玩笑!!?

 

 

 

創作者介紹

ㄚ馨的悖德花園

pig8111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